<big id="t799b"></big>

    <address id="t799b"><thead id="t799b"><font id="t799b"></font></thead></address>

    <form id="t799b"></form>

    <big id="t799b"></big>

    山東女子因不孕被虐待致死:公婆丈夫輪番毆打,法院從輕處罰

    宗兆洋/速豹新聞網·山東商報

    2020-11-17 11:53

    字號
    自2018年7月份以來,出生于1997年的山東德州方莊村女孩方某洋因不能懷孕,被丈夫、公婆虐待,去年1月31日方某洋被虐待致死。今年的1月22日,禹城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稱,鑒于被告人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并且自愿預交賠償金5萬元,決定從輕處罰。其家屬向德州中院上訴后,德州中院裁定發回禹城法院重新審判。昨日,方某洋的表哥謝樹雷告訴速豹新聞網·山東商報記者,妹妹方某洋出嫁時160多斤,被毆打致死時只有60多斤,“至今,對方也沒有道歉?!?img alt="?方某洋童年與母親的合影" width="544" src="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99/221/90.jpg" />

    ?方某洋童年與母親的合影

    虐待致死
    據方某洋的表哥謝樹雷稱,方某洋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有精神病,方某洋是獨生女?!胺侥逞笊眢w健康,只是有些反應遲鈍,以前知道她在婆家過得不好,但是不知道她被虐待、被打?!?br />
    據三名被告供述,因為方某洋曾流產,并且一直未能懷孕,使其全家人都很氣憤。
    方某洋的婆婆劉某英供述,2016年農歷的11月18日方某洋與張某結婚,后發現她行為異常,通過了解獲知她有精神方面疾病。再后來他們發現方某洋無法生育,通過就醫檢查和打聽方莊村的鄉親得知,她之前和她村的男人流過產。而且,為了娶方某洋,被告家花光了所有積蓄。
    方某洋的公公張某林喜歡喝酒,因為娶方某洋欠了很多外債,自2018年秋天開始,喝完酒后的張某林經常發泄不滿,毆打方某洋,每次下手都不輕。不讓方某洋吃飯也是張某林提出來的。
    從輕處罰
    禹城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林、劉某英、張某經常對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某洋以打、凍、餓、禁閉等手段予以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摧殘,并致使被害人方某洋在營養不良的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死亡,情節惡劣,各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虐待罪,應予刑事處罰;各被告人因犯罪行為給原告造成的損失,應當予以賠償。
    鑒于各被告人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構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現, 決定從輕處罰;各被告人親屬自愿預交賠償金人民幣5萬元,故決定從輕處罰。
    經調查,被告人張某犯罪情節較輕,具有悔罪表現, 無再犯危險,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的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決定適用緩刑。
    |律師說法|
    程序違法,將發回重審

    方某洋家屬的代理律師張金武在接手案件后,認為原審程序違法。張金武告訴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一審法院未能允許被害人的母親楊某的法定代理人參加庭審,嚴重損害了申請人的權利。
    張金武還稱,一審法院并未公開審理此案?!安簧婕皞€人隱私和國家秘密,依法應當公開審理,申請人及辯護人方某洋的親屬也強烈要求公開審理?!?br />
    張金武認為,被告人的罪名應當是故意傷害和虐待(致死)兩罪。方某洋死亡的根本原因是被告人多次使用鈍器擊打的故意傷害行為,營養不良僅僅是方某洋死亡的基礎。在本案中,三被告人對方某洋實施了經常性的虐待行為,但是最后一次鈍器擊打方某洋的行為在客觀上已經對方某洋造成了傷害后果,且行為人在主觀上明知,該行為已經成立故意傷害罪。并且將最后一次的傷害行為分離出來后,將其他的虐待行為進行獨立評價,也同樣能夠滿足虐待罪的成立要件,成立虐待罪。因此應當以故意傷害罪和虐待罪對被告人進行數罪并罰。
    在張金武的幫助下,方某洋家屬向德州中院提起上訴。德州中院認為,本案未涉及國家秘密或個人隱私,三原審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應當公開開庭審理,原審法院不公開開庭審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訴人的法定訴訟權利,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
    張金武告訴記者,此案將于11月19日上午在禹城法院重審。
    被告供述施虐過程
    ●婆婆劉某英供述:
    2019年1月31日早晨她對象張某林讓方某洋去刷鍋,方某洋頂嘴,張某林又打方某洋。同日上午10點左右,她讓方某洋去洗衣服,方某洋不愿意去,她就拿起棍子打了方某洋的頭部、肩膀和腿部。下午方某洋一直在屋里睡覺,直到下午4點多鐘,方某洋喊其說身上冷,劉某英就給她下了一些“祺子(一種面食)”吃。吃完以后,方某洋就又躺下睡覺了。晚上6點左右,我發現方某洋鼻子不透氣,呼吸聲音異常,遂讓張某過去看,并讓張某打了“120”。大約40多分鐘后,“120”急救人員趕到,此時方某洋已經沒有氣息了。
    ●公公張某林供述:
    2019年1月31日,早上8點半左右,劉某英讓方某洋刷鍋,她不干,劉某英就拿著50厘米長、3厘米左右寬的一根木棍抽了方某洋。張某林聽到聲音后,用兩只手抓住方某洋的肩膀往前拽,方某洋倒地的時候張某林聽到她頭部、膝蓋和手磕到地面的聲音。方某洋倒地后,院里的南墻放著一些柴火,張某林拿起一根50厘米長、3厘米左右寬的木棍朝著方某洋腿部、臀部打了三四下,打完她后,張某林和劉某英讓方某洋在院里站著,張某林就回屋里了。方某洋大概在院里站了半小時,就自己進屋了。到了10點半左右,張某林讓方某洋宰魚,她不干,張某林就讓她站在院里,后張某林拿起一根50厘米長、3厘米左右寬的木棍,抽了方某洋的后背、臀部和腿部,一共抽了4下。
    到了11點半左右,一家人準備吃飯,沒叫方某洋過來吃,張某林記得給方某洋送過去兩個饅頭,她吃沒吃張某林不知道。到了下午3點半左右,張某林修家里的插座,讓方某洋給拿個東西過來,她不給拿,張某林過去拿著手里的剪子,把方某洋的頭發剪了。
    到了下午4點半左右,張某林在屋里聽到劉某英喊方某洋去洗衣服,她坐著不動,張某林一著急拿著一根50厘米長、3厘米左右寬的木棍,朝她的背部、臀部和腿部各抽了一下。
    ●丈夫張某供述:
    因為方某洋不會做飯,還不少吃。他們就兇她,后來,方某洋不敢和他們一塊吃飯了,再后來到飯點干脆不叫方某洋吃飯了,她一天吃一頓或者兩頓。我和我父母要是都出門就把大門鎖上,把方某洋自己留在家里不讓方某洋隨便出去。
    審理過程
    ●一審判決書
    被告人張某林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劉某英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二個月;被告人張某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被告人均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喪葬費37562元、誤工費3000元、交通費2000元,合計42562元。
    ●公訴機關指控
    三名被告人均未主動報警。因被害人方某洋身體原因及與方某洋娘家人有矛盾糾紛,自2018年7月份以來,被告人張某林、劉某英、張某多次對方某洋實施餓肚子、用木棍抽打、冬天在外罰站等虐待行為,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毆打方某洋,致使方某洋死亡。經簽定,被吿人方某洋符合在營養不良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死亡。
    ●死亡當天
    方某洋于2019年1月31日18時左右死亡。方某洋死亡當天,公婆供述對方某洋進行過毆打、罰站。
    (原題為:《山東23歲女子因不孕被虐待致死:公婆丈夫輪番毆打,法院從輕處罰》)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徐笛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不孕,虐待致死

    相關推薦

    評論(3344)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网络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