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t799b"></big>

    <address id="t799b"><thead id="t799b"><font id="t799b"></font></thead></address>

    <form id="t799b"></form>

    <big id="t799b"></big>

    內陸河流域治理的“石羊河模式”:水權改革倒逼節水增效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發自甘肅武威

    2020-11-17 17:4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水從門前過,不澆也有錯?!边@是王文賢從小就聽說過的一句俗語,因為缺水,在甘肅省石羊河流域,當地人會把多用水、多澆水當成是一種榮耀,只要有水,就要想辦法澆到自己的地里。當2007年村干部第一次向王文賢介紹水權制度改革的時候,他對“水權”這個新名詞感到陌生又擔憂,在他的理解中,給水資源確權就是要把每個農戶每年的用水量確定下來,這意味以后不能隨便用水澆地了。
    用水少了是不是收成就少了?王文賢說,“當時大家很擔憂,誰都有意見?!?img alt="石羊河流域區位圖 制圖 王煜" style="width:600px;" src="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99/239/232.jpg" />

    石羊河流域區位圖 制圖 王煜

    王文賢的家位于武威市涼州區發放鎮,從衛星圖上看,這里地處騰格里和巴丹吉林兩大沙漠邊緣,市區與沙漠的直線距離最近的地方只有約20公里,其西北部的民勤縣更是阻隔兩大沙漠合攏、南侵的“綠洲楔子”。
    這里多年平均降水量只有182毫米,蒸發量卻達到2200毫米。為了保障糧食生產,大水漫灌曾是當地農業用水的普遍方式。2007年底開始,石羊河開始實施流域綜合治理,11月初,澎湃新聞(www.jsdtjc.cn)在當地走訪發現,在水資源利用總體處于超載狀況的石羊河流域,218萬人在水權制度改革的倒逼下,走上了一條水資源節約高效利用的“石羊河模式”。
    沙逼人退
    石羊河流域屬于甘肅省三大內陸河流域之一,它發源于祁連山北麓,由8條河流及多條小溝小河匯流形成石羊河干流,過民勤蔡旗斷面,流入民勤綠洲,涉及甘肅省武威、金昌、張掖和白銀4市9縣(區)。
    一份來自甘肅省水利廳的數據顯示,上世紀80年代到2007年近20年里,石羊河全流域人口增加33%,農田灌溉面積增加30%,糧食產量增加了45%,而水資源總量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約1%,水資源供需矛盾不斷尖銳。11月5日,記者在現場看到,干涸51年之久的青土湖重現水域,水域面積達26.7平方公里,蘆葦等植物連片封育面積已達20多萬畝。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圖

    11月5日,記者在現場看到,干涸51年之久的青土湖重現水域,水域面積達26.7平方公里,蘆葦等植物連片封育面積已達20多萬畝。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圖

    民勤縣境內的青土湖是石羊河的尾閭湖,位于巴丹吉林沙漠和騰格里沙漠的夾縫地帶。11月5日,站在青土湖畔,只見湖水清澈,蘆葦蕩漾,這片珍貴的沙漠濕地在干涸51年之后重現水域是當地生態環境狀況改善最直觀的體現。
    甘肅省武威市民勤縣委常委、副縣長劉光前告訴澎湃新聞,由于下游過度開采地下水,上中游大量使用地表水,使流入民勤的地表水急劇減少,地下水水位普遍下降了10至20米,地表植被大面積枯死,防風固沙天然屏障發生蛻變,荒漠邊緣以每年3至4米的速度向綠洲推進,青土湖曾一度消失。
    沙逼人退,近20年來,僅民勤縣就有2萬多人舉家外遷,淪為生態難民。
    關井壓田
    “如果我們不采取生態治理措施,兩大沙漠合融之后,民勤綠洲將不復存在?!眲⒐馇罢f,在沙逼人退的情況下,為了搶救民勤綠洲、改善石羊河流域生態環境,2007年12月,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改委、水利部批復了《石羊河流域重點治理規劃》(簡稱《規劃》)。
    《規劃》的核心要義,是經過實施各項治理措施,達到民勤縣地表水蔡旗斷面的入境水量從0.98億立方米增加到2.9億立方米以上,民勤盆地地下水開采量由5.17億立方米減少到0.86億立方米,六河中游地表水用水量和地下水開采量分別減少到8.22億立方米和4.18億立方米,北部湖區出現一定范圍的旱區濕地。
    在《規劃》實施的一攬子措施中,首當其沖的是關切每個農民根本利益的“關井壓田”。在民勤縣夾河鎮黃案灘,54歲的大坑沿村村民任英福告訴記者,這里因上世紀大面積開荒導致沙漠化加劇,為了取水灌溉,在200多口人的大坑沿村,村民集資打的8口井曾打到百米多深。
    2006年以來,黃案灘實施“關井壓田”,累計關閉了機井275眼。大坑沿村的機井也關掉了2眼。政策剛開始實施時村民不接受,擔心機井關掉、土地減少后收入會減少,但現在任英福算了一筆賬:減少的土地種植梭梭可以獲得退耕還林補貼,剩下的耕地在調整種植結構后,收入不但沒減少,反而增加了。在石羊河流域綜合治理中關閉的第440號機井。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圖

    在石羊河流域綜合治理中關閉的第440號機井。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圖

    截至目前,武威市累計關閉機井3338眼,石羊河流域現有取水許可的機井19590眼,較2006年減少5115眼。
    這項措施的實施倒逼農民實施種植結構調整,不僅讓農民的收入增加了,生態的變化村民也看得到。任英福指著眼前的一口自流井說,2008年關閉的96眼機井中有7眼自流成泉,蘆葦、白刺、梭梭、沙棗等10萬畝植被群落逐步恢復。
    水權改革“牛鼻子”石羊河流域共發放水權證38.89萬本并探索推進了水權交易。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圖

    石羊河流域共發放水權證38.89萬本并探索推進了水權交易。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刁凡超 圖

    “節水不是不用水,而是提高用水效率?!备拭C省水利廳總工程師賈小明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說,“石羊河流域的節水是綜合性節水措施,體現在制度節水、模式節水、機制節水、工程節水、管理節水。實施石羊河流域重點治理,在一定意義上,是一次生產生活方式的變革,其過程是傳統用水習慣與現代節水理念、節水與增收矛盾的激烈沖撞和博弈?!?br />
    而能夠帶動傳統用水習慣改變的正是《規劃》實施中抓住了水權改革這個“牛鼻子“。
    以武威市涼州區為例,按照總量控制和定額管理的原則,武威市涼州區建立了區級—灌區—鎮—用水戶協會—用水小組五級水權分配機制,將水權水量逐級明細到用水戶,并發放實名制水權證。
    在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金羊水管所,澎湃新聞記者看到,每年年初,根據分配到灌區的水資源總量,水管所給每戶村民發放水權證,農民憑借取水卡刷卡取水,用多少刷多少,節約下來的水還可以通過水權交易平臺來賣錢。
    “分多少水就用多少水,倒逼各地以水定需、量水而行?!备拭C省武威市涼州區金羊水管所水利股股長張文萍說,當地通過布設地下水智能化計量設施,實現了用水戶建檔、建卡、充值、消卡、讀卡及用水信息科學管理等功能,地下水的使用實現了精準計量。
    節水增效實現雙贏
    王文賢就是石羊河流域38.89萬持有水權證的農戶之一,曾經習慣了大水漫灌的王文賢在水權改革的倒逼下,“被迫”調整了產業結構,把地里種植的小麥、玉米改成在日光溫室里種植茄子、辣椒,澆灌方式由大水漫灌變成了水肥一體化滴灌。
    王文賢說:“一開始調整種植結構的時候大家都比較了一下,地里一半用傳統的種植模式,一半采用滴灌,后來發現確實好,滴灌降低病蟲害還省人工,一畝地能節省兩到三千塊錢?!?br />
    長期在石羊河流域開展農業節水研究的中國農業大學石羊河試驗站副站長、中國農業大學水利與土木工程學院院長杜太生告訴澎湃新聞,“在農民的傳統意識里認為種地要充分灌溉,而且要灌飽才行,但現在研究結論打破了這種豐水高產的傳統觀念。我們進行了不同作物的耗水量研究發現,非充分灌溉或者調虧灌溉不但不降低產量,反而會提升作物種植效益和品質,同時節省大量肥料?!?br />
    數據也證明了這一點,以民勤縣為例,2019年,民勤縣農民人均純收入14400元,比2018年高出1000元,單方水效益達到20元。民勤縣在極度缺水的現實下,通過調整農業產業結構,種植低耗水、高效益的作物,發展養羊、蜜瓜、茴香和人參果、蔬菜設施栽培“3+1”的主導產業,實現了節水增收雙贏。
    “《規劃》實施至今,我們很幸運的是既實現了石羊河流域重點治理目標又實現了節水與農民增收的雙贏?!辟Z小明表示,石羊河流域是典型的內陸河流域,其特征都屬于資源性缺水的流域。石羊河流域的節水真正是做到了綜合治理,而實踐證明,即使石羊河流域這樣極度缺水的地區,只要思路正確,措施得力,生態治理即可挖掘出巨大的潛力。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子文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內陸河流域治理,石羊河模式,水權改革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网络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