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t799b"></big>

    <address id="t799b"><thead id="t799b"><font id="t799b"></font></thead></address>

    <form id="t799b"></form>

    <big id="t799b"></big>

    深度|蘇寧體育,全面大崩潰?

    澎湃新聞記者 陳均

    2021-02-28 14:1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這個春節,中國足球的注腳不是團聚而是離開——隨著江蘇蘇寧俱樂部發布的聲明,2020賽季的中超冠軍就此停止運營。
    但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俱樂部欠薪、外援散盡、新賽季集訓無限期推遲……一系列變故都讓外界預感到蘇寧俱樂部前景堪憂。
    但當消息真的官宣后,還是引來一片嘩然——事實上,直到最后一刻,蘇寧俱樂部為了避免最糟糕的局面出現,還在謀求轉讓,但看起來,奇跡依然很難發生。
    那么,潛在的接盤者是恐懼蘇寧俱樂部背后的巨額債務嗎?還是當下國內企業和資本對于中國足球價值的疑慮?中超衛冕冠軍遭遇“猝死”。 本文圖片 CFP

    中超衛冕冠軍遭遇“猝死”。 本文圖片 CFP

    這些年,全是賠本賺吆喝
    曾幾何時,中超聯賽成為了企業瘋搶的標的,但經歷了“金元風暴”后,現實愈發骨感——從足球版權的價格大幅回落,到多支俱樂部難以為繼,屬于中國足球產業的泡沫被徹底刺破。
    即便是限薪令出臺,入局者依然意興闌珊——這其中存在一些俱樂部商業主體的經營不善問題,無力繼續為俱樂部供血,但中國職業足球的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隨著衛冕冠軍的停止運營,這其中的尷尬更被顯現得淋漓盡致。
    過去數年,蘇寧一直是在足球產業上布局最完善的企業——俱樂部層面擁有中超江蘇隊和意甲國米兩支具備競爭力的球隊;媒體平臺層面,PP體育將中超、歐洲五大聯賽、歐冠等頭部足球版權一網打盡,一度也是風頭無兩。
    然而每每討論投入和產出的問題時,一切都變得敏感起來——以PP體育為例,看似存在的商業邏輯似乎從來沒有真正得到市場的有力反饋,難逃賠本賺吆喝的本質。
    而在圈內人看來,通過蘇寧的單方面注資是支撐PP體育活到今天的關鍵,媒體平臺如此,旗下的中超俱樂部亦然——足球相關業務一直無法實現真正的造血能力,一旦背后遮風擋雨的大樹不再枝繁葉茂,足球俱樂部和媒體平臺豈能繼續安好?江蘇蘇寧慶祝中超奪冠的場景,竟成了最后的回憶。

    江蘇蘇寧慶祝中超奪冠的場景,竟成了最后的回憶。

    該關的關,該砍的砍
    必須承認,蘇寧在中國體育產業發展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一定程度上,在足球相關業務上難以實現突破也并非蘇寧一家之過。
    中國足球存在太多與市場規律相背離的事情——金主愿意買單,這場游戲可以繼續,而當金主遭遇危機之后,足球業務瞬間變成了裸泳者。
    眼下蘇寧俱樂部的停止運營,本質上是蘇寧整個集團陷入了泥沼——在蘇寧俱樂部宣布停止運營前,有關蘇寧更大的新聞就是上市公司蘇寧易購的股份轉讓。
    2月25日,蘇寧易購(002024.SZ)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張近東以及股東蘇寧電器集團有限公司擬籌劃轉讓股份,預計轉讓比例20%-25%,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權變化,蘇寧易購股票也自2月25日起停牌。
    這意味著蘇寧的商業主體處在風雨飄搖中,為了挽救蘇寧易購,張近東不惜放棄控股權。
    有消息稱,蘇寧一直在謀求國資入股,單方面已經無法償還巨額的銀行借貸。蘇寧易購尚且如此,足球這些原本就賠錢的業務可想而知……
    2月19日大年初八,蘇寧全員開工第一天,張近東就公開表示:“針對不在零售主賽道的(業務),就要主動做減法、收縮戰線,該關的關,該砍的砍?!?br />
    從這個角度看,現在的蘇寧俱樂部就屬于該關、該砍之列,既然無人接盤,就只有停止運營一條路。
    此間,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蘇寧未來只會保留三塊業務——即上市公司蘇寧易購、蘇寧置業和蘇寧金服,其他業務都將畫上句號。蘇寧俱樂部停止運營后,江蘇足球能否枯木逢春?

    蘇寧俱樂部停止運營后,江蘇足球能否枯木逢春?

    PP體育和SN電競也要出售?
    如今,蘇寧足球俱樂部成了第一個犧牲品,接下來PP體育何去何從也不樂觀。
    在很多圈內人看來,關門大吉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去年PP體育就因為無力支付英超版權費用被單方面中止合作,本月初意甲轉播的信號也被掐斷。
    雖然上周末播出了焦點比賽米蘭德比,但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這是PP體育、國米俱樂部和版權方反復斡旋的結果。
    考慮到PP體育恐怕無力在未來繼續支付版權費用,手上僅剩的賽事也很難保住,沒有版權的平臺在市場上已無價值可言……
    討論足球之外,還有必要聚焦蘇寧旗下另一支俱樂部SN電競。
    據悉,這支去年剛剛拿下S10全球總決賽亞軍的戰隊也在尋求出售的過程中,不過相比于足球俱樂部的無人問津,這個投入相對較少,并有盈利空間的輕資產俱樂部不乏買家。
    據悉,之所以一直沒有最終敲定,僅僅在于雙方在價格上還沒有最終談攏。國米是蘇寧體育剩下的最重要的資產。

    國米是蘇寧體育剩下的最重要的資產。

    國際米蘭,唯一的優質資產?
    國內如此,海外的足球業務也進入了倒計時。過去一個多月,關于蘇寧控股的意甲國際米蘭俱樂部出售事宜已經被傳得沸沸揚揚。
    據外媒報道,蘇寧擬以超過8.5億歐元的價碼向英國私募公司BC Partners出售俱樂部,但對方把價格壓在7.5億歐元,并敦促蘇寧在3月份做出決定。
    而隨著本賽季國米在意甲聯賽的表現優異,有希望時隔11年再度捧起冠軍獎杯,國米主席張康陽處在猶豫中——他一方面在謀求1.5億-2億歐元的借款支付球隊拖欠的工資和其他款項;另一方面希望從潛在買家那爭取到更多的時間,能夠以當家人身份看到國米奪冠。
    無獨有偶,就在26日,一份官方聲明顯示:蘇寧承諾為國米提供財政支持,尋找合適的合作伙伴,通過注資或其他形式幫助國際米蘭。
    26日,國際米蘭俱樂部也公布了2020-2021財年的財報,上半財年的總收入為2.02億歐元,雖然因為空場比賽損失了約6000萬歐元,但同期增長了25.7%。聯系到疫情前的2018-2019財年的財報,國米營收突破4億歐元,達到4.17億歐元,創造俱樂部的歷史新高……
    諸多跡象顯示,在蘇寧的足球業務中,國米俱樂部是少有的優質資產——也源于此,當下依然能夠喊出近10億歐元的報價,相較于2016年收購俱樂部時,價值翻了近3番。
    國際米蘭的例子也不得不讓人又一次思忖——到底是蘇寧做不好足球業務,還是中國足球原本就是一個難做的買賣?
    沒有合理的盈利模式,又面對一直被哄抬的物價,入局者似乎都形同困獸……
    蘇寧俱樂部的慘淡結局或許只是一個開始,讓足球回歸理性,讓足球發展更加腳踏實地,這恐怕是眼前滿目瘡痍的中超最該收獲的答案。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騰飛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江蘇蘇寧,中超

    相關推薦

    評論(20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网络彩票